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接下来的几日,叶家更显热闹。

很多人都知道叶家来了位大人物,年轻一辈的叶苒更是被看上,羡煞旁人。

而陈然遇到叶苒的事也是不胫而走,让不少年轻修士都希冀自己也能遇到个深藏不露的强者……对此事,陈然自是一笑置之。

对于叶苒,他只是随手一帮。

于他而言,只是看着叶苒顺眼而已。

不过他也清楚,叶苒的一生也将因他而改变。

陈然对他倒并没有要求,只是希望她如始终如初。

尽管陈然之事传的沸沸扬扬,但至大寿之日后便再无一人见过陈然。

他一直待在叶木兮的居所。

这些天,他在帮着叶木兮梳理她的道。

这对于陈然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而且叶木兮见到陈然,内心衰败的道其实就已经躁动起来。

信念的拾起,让叶木兮的大道也复苏了。

陈然只是利用他的道,让叶木兮重回巅峰。

叶木兮原本枯朽的身子渐渐变得年轻。

她又变成了那惊艳无双的女子。

此刻让叶家的修士站在她面前,估计都认不出这是自家老祖。

叶木兮对此自然惊为天人,这些日子深切感受到了陈然大道的浩瀚。

对此,她对陈然也越发尊重。

日升月落,春去秋来。

转眼三年。

这一日。

陈然起身,道:“我要离开了。”

叶木兮一滞,眼中难掩失落。

她忍不住问:“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前辈?”

陈然愣了下,随即笑道:“此去红尘纪元。

我与你义母相识,所为便是去见她。

你若无事,可随我一起。”

叶木兮愣了下,随即神色惊喜,急急应道:“好。”

她没想到还能跟着陈然离开。

这无疑是意外之喜。

至于陈然认识红尘界主之事,她倒是觉得极为平常。

在她看来像陈然这般人物,认识她同样风华绝代的义母红尘界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陈然笑笑,微微点头。

无声无息中。

陈然和叶木兮离开了天壶纪元。

……“大道若天成,必有天庇佑。”

“岁月有沧桑,本心皆浮华。”

陈然带着叶木兮向红尘纪元而去,一路皆在教导叶木兮修行。

对于陈然来说,这是值得他为之用心的事情。

他谆谆教导,纵然叶木兮资质一般,很多大道都很难听懂,陈然依旧讲的很耐心。

深入简出。

他一生大道繁华,让叶木兮深切感受到了大道的厚重。

“前辈,您往后能永生么?”

叶木兮忍不住问陈然。

因为这些日子陈然的教导,让她觉得像陈然这般人物都不该死去。

陈然一听,忍不住失笑:“若我愿意,应该可以。”

叶木兮一颤,眼眸崇拜。

“可是,这世间并不是永生就能得到一切。

其实时间久了,还不如去死。

毕竟很多事情都会烦腻,永生也是如此。”

陈然道。

叶木兮一怔,有些不解。

对于她而言,永生便是天大的福泽。

可似乎在陈然这里,却是负担。

陈然下意识的摸摸叶木兮的脑袋:“往后,你会明白的。”

叶木兮低头,脸颊有些红,轻轻应了声。

陈然一怔,有些尴尬。

或许经历多了,在陈然眼中叶木兮就像个孩子,还是很懵懂的。

陈然并没表露什么,只是带着叶木兮的速度快了一分。

几年后。

陈然和叶木兮来到了红尘大界。

“当年我带着我的弟子来红尘大界,已然过去三纪元。

当年初见你义母,也是觉得惊艳至极。”

陈然看着红尘大界,有些唏嘘。

那一身男装,背负两剑的女子,有着令陈然都佩服的风骨。

“秦师弟原来是前辈的弟子。”

叶木兮惊讶,也有震惊。

但凡红尘大界的修士,大抵都听过‘秦苍海’这个名字。

三纪元以来,这是红尘大界最惊才艳艳的剑修!剑斩纪元之灾!一剑无悔天河!一酒一剑纵逍遥!永恒之身斩十几纪元的界主!对于很多红尘大界的修士来说,秦苍海就是传奇。

叶木兮以前风光无限,可相比秦苍海却是差了很多。

叶木兮远远见过秦苍海。

那一身黑袍,背负剑,腰缠酒,一身的风流让叶木兮都觉得耀眼。

在纪元大界,秦苍海是很多人追逐的目标,惊艳的对象。

叶木兮自觉远远不如。

但不曾想。

秦苍海竟是陈然的弟子。

“是啊,沧海当年与我共抗纪元规则,是那般惊艳。”

陈然唏嘘。

“走吧,好久没见了。”

陈然带着震惊的叶木兮走入红尘纪元。

共抗纪元规则?

难怪这般惊才艳艳!……红尘纪元有大山。

这座红尘山是红尘界主的居所。

当年陈然来过一次,不曾细看。

而此次再来,才发现此山的巍峨,磅礴。

陈然站在山下许久,莫名有一丝紧张。

他与他的弟子已经三纪元没见了。

那个他从出生开始变看着长大的孩子,如今如何了?

陈然忽然有些自责。

他似乎早就该来见见他们了。

远处。

叶木兮有些恼的走来。

“前辈,红尘山似乎封闭了,秦师弟也不在。”

叶木兮小声道,神色有些凝重。

“怎么回事?”

陈然眉头一挑。

“纪元规则大动,化妖魔欲磨灭红尘。”

叶木兮惊悸出声:“红尘大界东南方无尽之墟崩碎,有无尽妖魔冲出,磨灭纪元,屠戮苍生。

秦师弟就在那里。”

陈然皱眉。

纪元规则的反击他能预料到。

但磨灭纪元,屠戮苍生,这明显有些过了。

纪元规则更遵守规则,但这般动手明显有些不讲道理了。

“你确定?”

“很多人都是去了那边。”

叶木兮沉声道:“义母也在那,似乎情况不容乐观。”

陈然点头:“我们也去。”

“好。”

而这时。

一群人走来。

带头一男一女。

叶木兮一怔。

这两人也是红尘界主义子,义女,不过他们已经是渡过百纪元的界主。

齐修,齐箐。

两人是兄妹。

“木兮,没想到你修为还能恢复。

此次东南大乱,你也去吧。”

女子齐箐冷淡开口,有些颐指气使。

叶木兮皱眉。

齐箐对她是很有意见的,这事她早就知道。

原因是当年红尘界主对她颇为宠爱,给了她一些原本属于齐箐的资源。

当然,这是很正常,但齐箐显然怨上了她。

叶木兮忍不住看向陈然。

“一起去吧。”

陈然笑笑。

“嗯。”

“这位是谁?”

齐修看了眼陈然,觉得稀疏平平。

“估计是相好。”

齐箐冷淡说了句。

“齐师姐,这位是我前辈!”

叶木兮怒道。

“呵呵。”

齐箐不屑笑了声。

“好了,不要多说了,东南不容乐观,我们快去。”

齐修不耐出声。

陈然也拉住叶木兮,没让她再继续吵下去。

一行四人,开始向着东南而去。

路上陈然问了很多关于东南的事。

齐箐自然懒得理陈然,而齐修也只是左右无事,慢吞吞的跟陈然解释。

对此陈然也不恼。

此刻他满脑子皆在想着纪元规则之事。

“纪元规则化妖魔,这显然是纪元规则的反击。

看来我的担心成真了,当年出过手的人都将迎来规则的灾劫。”

陈然蹙眉。

这显然不是他想看到的。

“既然红尘界主这里都受到了灾劫,那其他几个弟子那里应该也如此。”

陈然思绪万千。

他五个弟子。

张清风由雷霆战祖带去,这陈然倒不担心,毕竟雷霆战祖本身实力或一般,但那头牛却是猛地很,应该能照拂。

洛曙光由无我劫主带着,那位本身就到处收集灾劫之意,也能放心。

让陈然担心的是陆皓月。

他跟着四月尊主。

那位可是每年只会出现四个月,而且有些疯疯癫癫,陈然很怕照顾不到陆皓月。

至于赵星河,则是跟着斗战界主。

斗战大界估计和红尘大界一样。

陈然深深皱眉。

一柄巨剑之上。

这是齐修的界主至宝。

对于拥有这么一件界主至宝,齐修向来很是自得。

此刻陈然几人就是在巨剑之上,向东南而去。

陈然站于边缘,很快有了决断。

他身上大道微微泛起涟漪。

时空至高本源和毁灭至高本源皆是化分身而去。

一去寻陆皓月,一去寻赵星河。

本尊则是继续向东南而去。

至于张清风和洛曙光,陈然倒是不急,先去看陆皓月和赵星河再做打算。

“希望一切平安。”

陈然低语。

树欲静而风不止。

陈然本想纪元静好,可终归是风波不断。

他负手而立,内心有了未来将纷乱不断的念头。

“有因必有果,我打破纪元规则的因果终于要爆发了。”

陈然眼眸明灭不定。

远处。

齐修莫名看了陈然一眼。

就在刚才,他好像在陈然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让他惊悸的大道。

他皱眉,感知过去陈然依旧气息平平。

“错觉么。”

他摇头,只觉东南纷乱,都是让他脑子多想。

时间流逝。

很快。

陈然四人便是来到了东南。

陈然极目远眺,神色凝重。

其他几人则都已经惊骇,呼吸急促。

只见无尽之虚已然崩碎,化为黑色的大地。

其上有无数妖魔横行,不断肆虐而来。

所过之处,无尽之虚崩碎化大地,纪元沉沦。

黑地边缘,红尘大界的修士正在抗衡。

“这是红尘大界的大灾劫啊。”

齐修声音都发颤。

陈然不言,眼眸却是凌厉了一分。

纪元规则…明显来者不善!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