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若琳走光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听阿茶是专程赶来寻找自己的,岩玉召的口气也不像先前那么冰冷了,但还是不解道:“什么麻大贡师,我可不认识,他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

“师兄可是杀过两个降头师?”阿茶问道。《_新_思_路_中_文_网 w.手打奉献》↖頂↖↖↖,..

岩玉召了头,道:“不错,先前是杀过两个,好像还是什么师兄弟。一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另一个是个残废,巧设计关陷害于我,是要为他师弟报仇。”

“哎呀呀,正是这两人!他们都是麻大贡师的徒弟。这两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而麻大贡师更是残暴嗜杀,这次怕是难以善了了。”

岩玉召冷笑道:“你若是怕了,就别管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本就与你无关,横插进来心丢了性命。”

一听岩玉照这么,阿茶立刻正色道:“师兄的哪里话,我们龙婆佛道亲如一家。师兄是从龙婆吉大师,师兄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对上咱们龙婆佛道,这降头一派还真不够看。我只是怕麻烦,还要请出家师,到时候面子上过意不去罢了。”

岩玉召看了看阿茶,心中鄙夷,什么时候面子这么重要了,这家伙学佛只怕是也半桶水。

看着岩玉召望着自己,阿茶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半晌,双手合十高呼佛号:“南无七世佛,师兄见笑了。”

岩玉照没有心思跟他在这里逗乐,带着隐忧看着远处,那边不时传来阵阵打斗之声,金铁交鸣不绝于耳。

阿茶和尚此时也察觉了,往那方向看去,半晌皱了眉头,奇道:“师兄,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一老一少两位道人与一位女施主在缠斗?”

“道人?”岩玉照有些错愕,他没想到阿茶居然能看得那么远。

“哎呀,不好,那女施主好凌厉的手段,这老头子被她一掌给劈出去了。”

阿茶此刻出神的看着远方,似乎那场景就近在眼前一般,让他也跟着焦急起来。

岩玉照缓缓地爬起身来,冷道:“别看了,快走吧。若再等个一时三刻,那女施主就要杀过来了。”

阿茶这才回过神来,挠了挠头,脸上全是腼腆的笑容,问道:“师兄,何出此言。”

岩玉照冷笑道:“刚才我差就被那女施主给活活掐死,倒是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两个什么道人,救了我一条命。救命之恩本该涌泉相报,可我怕他们不是那女人的对手,白白折损的性命。更何况我实力太弱,现在又受了重伤,他们之间的争斗,我恐怕是无法插手了。”

“哎呀,原来如此。”阿茶惊道:“师兄这一身的伤,居然是那魔女所为!师弟我定饶不了她!师兄在此稍候片刻,我去去就回。”

顷刻之间,女施主变成了魔女。

还不等岩玉照回话,却见阿茶身形一闪,下一刻便从岩玉照的眼前消失了。可他的耳边却还能听见阿茶的声音:“师兄安心在此歇息,诛杀此僚,不过是几刻时间。”

阿茶的声音中充满了自信,让岩玉照顿时愣住了。刚刚站起来的身子,又缓缓地坐了下去。

场中,盘莎腰被眼前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一老一少坏了大事,心中怒火滔天。

不光如此,那老者口中污言秽语不断喷出,更是让盘莎腰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

这两个道士功夫虽然不如盘莎腰,可饶是如此也死死的缠住了她,让她无暇再对岩玉照痛下杀手,这让盘莎腰几乎咬碎了银牙。

“你这个该死的妖精,打你爷爷哪里呢!”

邋遢的老道士被盘莎腰一掌劈出十来米开外,狼狈不堪的爬起身来,破口大骂:“你这杀千刀的妖精,手下没轻没重的,爷爷要是绝了后,你就等着千刀万剐吧。”

那个年轻的道士一听,连忙关切道:“师傅,你没事吧。你要是死了,我一定打死这臭妖怪,起坛作法让你们结冥婚。”

“呸呸呸,人妖殊途,怎么能结婚呢。妖怪嘛,只能玩玩而已,千万不能动真感情啊。”老道士笑嘻嘻的评道,手中仗剑,再度朝着盘莎腰袭了过来。

盘莎腰冷道:“两位,我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突然袭击我!”

老道士扬天长笑:“你一身妖气四溢,邪魔外道,荒山野岭妄图杀人越货。我修道之人,心怀济世,自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

“对!”徒弟连声复和:“斩妖除魔,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荒谬!”盘莎腰哈哈笑着,挡下了两人的攻击,先前她调动了妖力,此刻已然有些力竭。

盘莎要知道若是再僵持下去,情况对自己极为不利。她眼珠子一转,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哎呦,这的比唱的还好听,谁知道你们心里到底是什么龌龊想法。这荒山野岭的,两个大男人拦住我这弱女子,怕是有什么非分的企图吧,咯咯咯。”

盘莎腰笑声宛若银铃,样貌不知为何越发妩媚了,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冲动。

老道见此,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不要脸的妖女。居然想用媚术迷惑我等,今日不杀你,来日不知道有多少无辜之人,要惨遭你的毒手,留你不得!”

只见寒光一闪,老道提剑又冲了上来。

盘莎腰已经无心再战,她媚笑道:“那你们来追我啊,若是追的上我,什么都依你们。”完,她转身就想往密林中隐去。

“南无七世佛。女施主,慢走。”

没成想,还没走出多远,一个俊俏的光头和尚就出现在盘莎腰的面前。

盘莎腰的心头警兆顿生,心中开始惊疑不定了。原本两人就能将她死死缠住,现在又横插出一个人来,自己怕是真的要殒命了。

盘莎腰心中飞快的算计着,她的嘴角立刻露出一抹浅笑,装作慌张的往那和尚的怀里跌去。

“师傅救我,后面有两个歹人在追赶奴家,奴家心里好害怕啊。”

盘莎腰顺势跌进了阿茶的怀中,双手搂住了阿茶的后背。

“南无七世佛,女施主莫怕,僧是专程来送你归西的!”阿茶的嘴角泛着一丝冷笑,右手突然幻化出一个泛着血色的手印,朝着盘莎腰的后背猛地打了下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