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邮箱发给她,那么多年之后,她也可以通过当年的邮箱写信给他。

200x年x月x日

我在黄山,我很想你。

从我们相遇那个时候开始,谁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事。我原本的生活被彻底的改变。当年离开的时候,我也有言语无法表达的遗憾。我心里很牵挂,也很想你。但是,我对生活失去了勇气和信心。对不起,我知道那样对你不公平。

是我过分的执着于那些不快乐的时光,我知道我曾经让你很失望。

我不知道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真的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爱你。我居然从没有对你说过这三个字。

抱歉直到如今我才想清楚这些,抱歉我们之间错过了这么多时间。

在这个远离人间的深山旅店里,星月都不见,只看到夜里泛起迷蒙的大雾,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看到黄山的日出。

我不知道旅行的终点在哪里,也不知道旅行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期望有一天,在某一个地方,忽然就能释怀那些不开心的往事了。

200x年x月x日

很久很久以前,在富饶的江南,有一个地方叫富土,那里的人们安居乐业,生活富裕。但是当时的执政者是一个残暴的皇帝,不停的向国民征收苛捐杂税,“富土”两字实在太过奢侈又招摇,一个聪明的秀才就把这两字改成了同里。汉字真是神奇,一拆一合,就是另一种风景。

同里也是一个江南水乡,阡陌流水,小桥人家,就像我们一起去的西塘。是不是江南的古镇大多相似,相似的古宅,相似的古街,相似的河道与客栈。

这是典型的江南呀,落花人**,微雨燕双飞。

在这个千年之后的古镇里,在这样清丽古朴的街角巷尾,遥望江南漫织的烟雨,只觉得非常非常的想你。

200x年x月x日

火车上碰到一位很投缘的姐姐,她跟我聊起她小时候的绰号唠叨公主。因为她小时候实在太罗嗦了,她说她可以跟在一个人屁股后面吧啦吧啦几个小时都说不停,有时候连她妈妈都受不了。

好像我小时候也有一个绰号,叫小虫子,起因是一句谚语夏虫不可以语冰。我觉得我真是太无辜了,没做过任何坏事,没有任何不良的嗜好,就被安上了这样的绰号。

但是绰号是这样一回事,刚开始被人通用的时候,觉得又讨厌又无奈,到后来渐渐麻木然后无所谓,最后身边的人都风流云散,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怀念着。

有多少事情是在当时不珍惜,到后来才去怀念的佛说:失去是为了让世人懂得珍惜。但当我想珍惜的时候,一切都风流云散了。

在一个普通的小镇下了火车,这里生活着普通的人,流动着清幽碧绿的河水,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想在这里住几天,好好的看看高低起伏的山和连绵清远的水。

如果怀念也是一种珍惜,那么停驻就是为了珍惜一个人的旅途。

200x年x月x日

想不到吧,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到北京这个地方,听说小时候妈妈曾经带我来过,但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估计当时还是个婴儿。

天气不错,晴碧万里,我直奔长城,去看崇山峻岭间的历史遗迹;之后又去了故宫,想象数百年前帝王妃嫔生活在其中的样子。传奇落幕,如梦无痕。不知有多少的故事在这里上演又销声匿迹,记得你说喜欢历史,那句话是“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瞧,我都记得。

历史总给人恍然一梦的感觉,故宫数百年,而那些几千几万年的地方呢人文如此,那么大自然的原生貌又是怎样呢我罗嗦了

200x年x月x日

冲动的坐飞机来到了世界屋脊的**,这里有终古不化的高山积雪,有轮回转世的神秘传说,有几千几万年的群山丽湖。难得的是,这里至今还没有太多人为雕凿的痕迹,这就是最原始的原生貌,在拉萨的夜晚,偶然间抬头看天,月亮真是又大又亮,分外的圆。

当晚有些高原反应,希望睡一觉能好一点。

200x年x月x日

我所见过最广袤的水自是大海,信手拈来涛天骇浪。我所见过的最清澈的水在千岛湖旁的新安江,深当数米却一眼见底,以至我数年之后依然念念不忘。我所见过的最惊心动魄的水是加拿大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水波万顷轰泄而下蔚为奇观。而纳木错,却让我感动。

头顶是晴朗的天空,对面是巍峨的念青唐古拉山,深蓝浅蓝,与纯净的湖水融为一体。将人的灵魂也洗涤了一遍。

**的人民非常信奉神明,纳木湖边遍布玛云堆,做过一处又一处经石磊成的玛云堆,福至心灵一般,忽然想起仓央嘉措的那首情诗: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垒起玛云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回到h城不久,学校就开学了。研究生的课程不多,大都以自己钻研做研究为主,研究生研究生,就是研究出来的吧。

夏凝的研究生室友跟夏凝差不多年纪,与男朋友两地分隔,天天煲电话粥煲得难分难舍。这与一头扎进书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夏凝形成截然对比。

偶尔,室友会问:“你男朋友呢”

夏凝从书堆里抬起头来:“我没男朋友。”

室友似是吃了一惊:“那你手上的钻戒从哪来的”

夏凝哑口无言,低头一看,戒指的样式那样简约,却也掩不住璀璨的钻石光芒,轻易的便让人想到了爱情,连借口都无从找起。

事到如今,这个戒指算什么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不曾回过一封邮件,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真的不想再见,而无论是其中哪一种情形,都让她无能为力到无以为继。

独自走在z大清幽的小径,两旁树木蓊郁,松竹呈茂,有三秋桂花,香气飘扬。学生三三两两,往来其间,显得那么惬意舒服。

七年之后,重返这般校园,沧桑轮回,早已不复往日。那些稚气未脱的少年少女,那些单纯清澈的同学往事,都已经沧海换尽。

“夏凝。”

夏凝正对着一棵桂树发呆,回头一望,是位戴眼镜的清秀男生,“严师兄。”

严师兄微笑道:“别忘了明天一起见导师。”

夏凝也扯了一个笑容:“好,我一定记得。”

“今天活动中心有致远集团总裁的讲座,要不要一起去听”

“不用了,我又不学经济企管。”

“那好,回见。”

“再见。”

其实事先知道他有来讲座,她不敢去,不知道是不是依旧没有勇气。

穿过那片松竹林,就是他们当年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地方。

夏凝只身走进桂花林中,当时金桂飘香,如今也是满树金色桂花了。依稀寻到当年的桂树,席地坐下,好像变了许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沧海桑田都只是我在此桂花树下桂花香中偶然的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独自一人坐了很久很久,久到抱着书倚着桂树真的打了盹。醒过来时桂花落了满身,立起身时抖落一身金黄色的小花朵,低头检查手边的书包,耳边轻轻的响起脚步声,循声望过去,却是那个挺拔依昔的身影:深色西装,白色衬衣,濯黑清亮的发梢闪烁着淡淡的阳光光泽。

而她仿佛还是当年学生时候的模样,淡蓝色牛仔裤,简单的t恤外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他就这样直直的向她走过来,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夏凝张了张嘴,只觉心如擂鼓,所谓近情情怯当是如此吧,她每天往他的邮箱里发一封邮件,他从来没有回过只言片语,她已经那么习惯了,习惯到某一天,如果他真的回信了,或者出现在她面前,她居然不知所措。

半晌,萧衍在她面前站定,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这个地方让我想起,我们的真心话大冒险。我唯一一次被一个女生要挟在教学楼前唱歌。”

夏凝怔怔的望着他:“你还记得”

“小凝,我们之间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他的目光灼热,英俊的脸上光彩熠熠,“而且,我一直都知道,我爱你。我们命中注定会在一起。”

她听着他的绵绵情语,红了眼眶,她知道他说的是真话,那样的感觉,两人之间的某种感觉,彼此都能真切的体会得到。“那你这几个月为什么一直不理我”

萧衍情不自禁的揽过她,在她唇上印下深深一吻,然后轻轻抚着她的面颊,“你也一样没有来找我。你和我,我们都需要时间去淡忘一些事情,但是,我知道,我们一定能够在一起,一辈子。”

夏凝忽然哭了出来,靠在他的怀里低声啜泣:“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萧衍紧紧抱着她,“傻瓜,现在没事了。我带你回家。不哭了不哭了”

哄了许久,夏凝才破涕为笑,两人深深拥抱,在此月桂树下。

微风一拂,桂花又落了满身,夏凝捉住落在他头上的桂花,欣然提议:“我们去走走。”

“好。”

时间淡化了伤害与仇恨,留下爱以及劫后重生的宁静。

两人一起手牵着手,走过从前的音乐教室,那里他们曾经飞扬不羁的挥洒青春。

走过香樟树旁澄净如初的小湖,他的表白害她狼狈得摔扭了腿。

走过校医院的白色建筑物,那里他无微不至的照顾。

走过学生活动中心,记得他们看的第一部电影,她莫名的哭泣与他温暖的怀抱。

在书卷浓厚的图书馆,他帮她复习数学题目,而她喜欢枕书而眠。

在校园喷泉边,有他们离别之前的最后一次拥抱,不曾预知后事,也已然是忧伤弥漫。

离别的最后一面,是在教学主楼的研究室外,如今他们回来站在原来分手的地方,告诉当初迷失的男生女生:你们现在幸福的在一起了。

漫步街头,萧衍忽然笑起来。

夏凝甩了甩他的手:“你笑什么”

萧衍摇摇头:“没什么。”

夏凝扁嘴:“你说”

萧衍笑意不减,调侃:“我这辈子第一次收到那么多情书,少说也有一百多封吧。我在考虑着要不把它们集结成书,等咱们老了以后,慢慢回味。”

夏凝脸一红,立即甩脱他的手:“你自己回味去吧”

萧衍笑着揽住她的腰,“写得不错,我都怕我回信之后就再也收不到那样的情书了。”

夏凝微窘的瞪着他:“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开始写情书的第一天。”

“你别哄我了,老实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我记得那天吃晚饭的时候碰到王恺和陆婷,你的好朋友陆婷说你在黄山,回去我就看了一下当年的邮件,没想到能看到你的情书。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亲爱的。”

夏凝嘟了嘟嘴,看起来楚楚可怜:“我们认识这么久,你都没有写过情书给我,一点都不公平。”

“我也没强迫你写。”

“反正就是不公平,我要生气了。”

“那你想怎么样”

“写封情书给我,不,要很多很多封”

“”

“你写不写”

“好,你来陈述,我来动笔”

“”无语了。过了半晌,夏凝忽而想起以前那个令她纠结的问题:“你说,是不是真的有命中注定”

萧衍微笑着伸指弹了弹她的额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我只知道,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夏凝听得一脸幸福:“我们去哪”

萧衍笑答:“回家。”

依恋的将头埋在唯一的怀里,夏凝忽然想起很多年很多年以前那一辆满车厢都是桂花香味的公交车,现在可以枕着他的肩膀,凝目看窗外落叶飘飘阳光辉耀的景致。

“我想坐公车。”

此时此刻,无论她说什么,萧衍都是笑微微的答应:“好。”

阳光照在两人周身,岁月悠悠,莫不静好。

作者有话要说:

:sbookben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