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后面塞二十四颗珠子

<!--go-->

“行,先放下吧!钱等会儿去报账!”

“哦!”小李点了点头,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妮妮,唔,这孩子真可爱啊!将东西放在了办公桌上,俩人大眼瞪小眼,温擎站在一旁也不好说什么,浅若更是没有话说,其实本来也是带给她们看看的,上次不还在埋怨么,反正都由着她们去了。

妮妮看着这个姐姐拿着一大包的东西,有些想要,她是爸爸的员工吧?不然爸爸怎么会像刚刚那么凶?唔……想着想着,就露出了白白的牙齿,“姐姐你好!”

“额,好好好!”她慌忙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妮妮你真可爱!”

“唔……谢谢!”小人儿很平常的点头,这些话不知道已经被说了多少次了,但是妈咪说要礼貌。

“额,不客气!”小李顿时间懵了,这真的只是个小孩子吗?为什么给她一种已经很大了的错觉,小李被这个时候打击的不小,遥想当初她这么大岁数的时候,可能还在玩铅笔然后乱搞涂鸦呢!

原来基因的问题如此之好,总裁那么强悍的一个人,浅若姐也是一个不可小嘘的人,这俩人生出来的孩子果然是极品啊!瞧这模样长的!瞧着智商高的!

“小李,你先把妮妮带出去!”温擎突然沉声的说道,顾浅若也看向了他,不知道他干嘛要这么说?不过也好,看小李现在这僵硬的样子,恐怕也很想走了。

“啊?总裁……可以啊?”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温擎,这刚刚思琪姐一脸向往的样子啊,本来就想着怎么把这小正太给拐出去,这下子倒是好了,也不用她费尽心思了。

温擎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你有质疑?”

“啊?没有没有!”她慌忙地说道,然后看着那一袋零食,“那我把这个也顺便拿走了啊!”

“拿走!”

小李笑了笑,然后看了看妮妮,“妮妮,你跟姐姐出去玩好不好?”

妮妮看了看他们,然后点了点头,就这么被小李给带走了,外面躲在不远处的方秘书看到妮妮出来了,眼睛噌的一下子就亮了,把妮妮给吓了一跳,然后他们特殷勤的把咱家小屁孩给拐走了。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怎么了?不高兴了?”

“不高兴?”她看向了一边,“你哪只眼睛看到的?”

“俩眼睛!”他无赖的说道,然后走到了她的旁边坐着,硬是把她弄得转过了头来看着她,她那矫情的模样让他笑出了声音来,“得了,你矫情什么呢?不高兴说就是了,为夫肯定改!”

顾浅若,“……”

“你是不是不高兴我那么晚才回家?那么早就走了?”他一语道破。

她看了看他,沉思了一会儿,“没有……”

“还说没有?”

“是没有……你工作上忙,我肯定不会有什么异议!”

“浅若……”他喊了她一声,手捧上了她的脸,仔仔细细的看着,然后头低着额头,他的气息萦绕在了她的周围,沉沉的说道:“天知道我有多想一天二十四小时跟你待在一起,但是……你知道,我也会无能为力的。wwwpbtt”

她没有说话,如果不是了解,那么她肯定会跟其他的女人一样撒泼,她现在最多也只是感觉有些不舒服而已,这么几天都没有见着人影,怎么着也都会不高兴吧?

“还不说话?唔……难道是我要做一些什么事情你才要乖乖的回答我?嗯?”他的嘴角带着笑意,本来就长得一副祸水的样子,这么近距离之下说着那样的话,不禁让她红了脸,这男人,怎么就没有一刻是正经的?

“你正经点行么?”好半天她才说道。

“没办法啊!谁叫我遇上了你,这遇上了你我还真没有办法正经了!”某人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的浅若直想抽他。

“你就贫嘴吧你,嘴巴上说的那么好听!”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他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可是手还是不老实的搭在了她的腰上,“我可不是嘴上说的好听,行动起来也是很猛的,我想……这点你比我更清楚吧?”他暧昧的眨眨眼,把浅若羞得不知道该看哪。

温擎的心情非常之好,他喜欢看她害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这样会让他的信心大增,她从来都是一个冷淡的人,只有在这些的时候,她才稍微的会表现出女人的娇羞,有一个什么都强的老婆,实在是很给他压力的。

“温擎!”

“好好好,咱不说了,你说吧,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本正经了起来,当然,只限于表面。

“你不知道?”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知道什么?”

“嗯,没什么!”她随后扬起了笑脸,其实他不知道就好了,她不想那些事情传到他的耳朵里面,只是她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又怎么样?现在不过也是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料罢了,温诀的话还是清晰的在她的耳边回荡着,蹙紧了眉头。

“真的没有什么?”温擎不是那么好骗的一个男人,从她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得出她一定是有什么话要说,刚刚也不过是探他的口风吧?

“真的,不然你以为我会骗你什么?”她无所谓的笑笑,眼神坚定的看着他,样子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一样,她的伪装……可以如此的完好。

“很多,那就要看你说不说了!”

“唔,如果我不想说呢?”

“那就算了,反正你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告诉我的,但是浅若,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你不说的话,我会很担心的!”他哑着声音,目光凛冽的看着她,像是真的要把她给看穿了一样。

“我知道!”顾浅若道,“我知道你会担心,我怎么会不明白呢,但是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既然没事,就不用跟你说了!”

“那你的意思是当你出事了的时候你才跟我说了?”

她不说话,表示默认,她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是她觉得有些事情不至于致命吧,就算是告诉了他,那又有什么用呢?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吗?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而她亦是如此,如果那些都是多余的,做再多也无济于事。

他看着她现在的样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手不自觉的用了力,掐着她的腰生疼,顾浅若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

“温擎你要掐死我啊!”

他这会儿才意识到,连忙松了手,然后又万份郁闷的揉了揉她的腰,“我看痛死你算了,看你还敢这么跟我说!你这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是你男人好不好?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还是你想自己当一个男人?”

可是只听见顾浅若小声的嘀咕着,“我要是能当男人早就当去了,何必等到现在!”男人多好啊,她巴不得。

“哼!就是因为你当不了男人才这么说,我说……你能不能什么时候依靠我一下?”

“嗯,看情况了!”

“什么?还看情况?你看什么情况!”明显的,咱们温二少不高兴了。

“要是我可以搞得定的事情,我干嘛还要告诉你啊?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再说了,之前没有你的日子,我还不是照样过来了?又不是什么小鸟依人的人,干嘛还非得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听到她如此强悍的语言,温擎也只能闭着嘴不说话,他早该知道的,他的浅若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不需要靠着别人都可以很优秀了,可是身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很受打击的,特别是他!他真的宁肯她柔弱一点,但是又觉得现在的她挺好,至少,她有时候不会他过于脆弱,此刻……温擎就像是一个纠结的矛盾体,怎么说都不对。

看到他如此的样子,顾浅若也软了下来,主动地搂上了他的脖子,“好了,那以后我有什么尽量跟你说?嗯?”

温擎抬起了头,挑了挑眉,“真的?”

“我骗你干嘛?”

“唔……没骗我就好!”

顾浅若眨眨眼,本来以为没事儿了,结果温擎还是如禽`兽一般的扑了上来,啃噬着她的嘴唇,热情澎湃……

……

妮妮被众女人包围,怀里面还抱着一大包的薯片,有些忌惮的看了几眼正看着她流口水的几个‘姐姐’,委屈的瘪了瘪嘴,她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他啊!他真的是有些怕怕的,呜呜呜,妈咪……

小李也是于心不忍啊,谁叫这一个个女人都如狼似渴呢!她秉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冲着那几个女人说道:“靠!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看着妮妮啊!会把他吓倒的!”

妮妮看了一眼,然后从零食袋里面拿出了一个薯片,幽怨的咬着,还点了点头,不要这么看着他,他的心灵很脆弱的!经不得吓的!但是他却忘记了,当初她们去g市的时候,小陈那几个更为夸张,他不也是适应了过来吗?

方秘书撩了撩自个儿的眼镜,好吧,早就知道浅若的儿子一定不是一个凡品,丫的这见了还真是让她大吃一惊,果然从一开始就有jian情的啊,她当初给浅若面试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他们俩人的演技也太好了吧!怪不得以前的时候中午浅若也敢给总裁那么说话,原来……早就有预谋的啊!

“妮妮是吧?我是你妈咪的同事哦!很早就听说你了哟!”她拿出了明媚的笑容,谁知道还是把小人儿给吓了跳,顿时有些挫败。

“唔,姐姐你好!呵呵,你要不要吃?”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将手里抱着的零食递了过去,笑眯眯的,特惹人喜爱。

方秘书差点没有扑上去狠狠的亲一口了,但是还是抑制住了,让妮妮自个儿吃,妮妮倒是也不见外了,一个人吭哧吭哧的吃着东西,而这个时候,整个远承总裁有了儿子的这个新闻早就已经传了个遍,相信过不了一会儿,员工们的有**镜会越发的显现出来。

没有人敢去打扰温擎他们,也没有人有那个胆子去,妮妮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在秘书室里面接受着一个又一个女人的**,他不好发作,只是期望着他爸爸妈咪能够快点的出来,然后再默默的看了上面几个正兴奋着的人们,呜呜呜,好可怕!

没过多久,浅若还是起身去了总裁室里面,她深知里面的女人们的八卦程度,走的时候,温擎还老大不愿意的说道。

“早知道一早就把方思琪开除了!省的现在把所有的人都带成一副德行了!”

她无奈,确实现在的小李比以前要活泼许多,这些应该是因为跟思琪待久了的缘故吧?不过思琪肯定也很好的,不然之前的时候温擎早就把她给辞退了,现在也不过是嘴上面说说而已。

“好了,你少抱怨一些吧,你说你的这些个下属,如果不是你刻意的**,她们也不会这样子!”所以说,思琪她们能够像现在这么的活跃,有一半是他的无视,其实仔细瞧瞧,思琪有时候还真是没大没小的,但是呢,她就有这个资格。

“是啊,所以什么时候也该要好好的整顿一下了!”他笑着,然后话锋一转,一下子向前走了几步,顾浅若被他吓得往后面退了几步,撞到了门,他欺身前来,一下子将她围在了俩手臂里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说,我当初是不是也在纵容你?不然你干嘛每一次都跟我犟嘴?我还那么的将就你?”

她转过脸去笑了笑,温擎把她的脸掰了过来,“顾小姐,我是在讨论很严肃的问题,你是不是应该也严肃一点?”

她看着他,收起了笑容,“好,温先生,难道你不觉得我也在纵容你么?”

“何解?”

她挑眉,“当初你吃我豆腐的时候,我不是也挺**你的么?”时不时的搞些暧昧,如果照着她以前的性子,早就已经发飙了,还会任由他那样对她?哼!

温擎乐了,这丫头!“那你的意思是,你一早就对我有意思了?只是你没有说而已?”想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觉得,心情是真的好!

“我可没有这么说,好了,我去找妮妮了,等会儿他被人给瓜分了怎么办?”她推了推他,示意让让路,但是温擎还是不动,“不行!你得说了再走!不然不让路。”

┬_┬)温先生,怎么突然觉得你怎么那么幼稚呢?不给说就不让路,有这么一个说法吗?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