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开 苞小说小说

风起云涌之际,上官棠冷眼瞧着瑞恩手上的黄金之剑,神色凝重。 ()

“那么,上官帮主,事到如今,也不必隐藏了,有什么手段尽管使来试试。”瑞恩眼神冷酷,冷声道。

“嘿!”上官棠先是顿了顿,而后冷哼一声,豁然站起身子,浑无惧色扫过每个人,双手摊开,两股劲风自他双掌掌心透出,席卷全场,大有睥睨众人的无敌气势。

但是,众人并没有从中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只因为,自瑞恩黄金之剑之中散发而出的那股气流,丝毫不逊色于上官棠,两股截然不同的劲气成分庭抗礼之势。

众人虽然感觉不到压力,但也隐约察觉到,这种手段,绝对是惊世的,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为数不多的人,更从这无形的对抗之中,分析出二人的战力,早已经超脱了世俗的概念,这已经是非人力的战力了!

“这两人······竟是如此的强大!”欧阳芊芊一双大眼,似乎能够看破一切,此刻一眨不眨的盯着瑞恩与上官棠。

“这······”一向处变不惊的公孙长阳眼见此景,也不禁眉头一皱。

“······”上官星经过最初的些许讶异后,居然冷静了下来,以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的父亲,上官棠。

“难怪敢如此狂妄,你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了。”离上官棠最为接近的公孙飞空自然对于上官棠那种隐藏的实力感受的最为的清楚,神色冷冷的凛然说道,毫不畏惧上官棠恐怖的实力。

“怎么会这么强?”一些武术界的老前辈都感到背脊凉飕飕的,实在无法理解,人的力量怎么会达到这个地步。

大多的人则是心绪纷乱,举足无措,对于眼中所见,觉得不太真实,尤其是上官家的子弟,大都一脸茫然惊恐的看着此刻意气风发的上官棠,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才好。

气氛有些凝重,空气似乎凝固,众人屏息,对于这陡然变化的一幕,还在震撼犹疑之中!

忽然,一声大叫,打破了这个微妙的平衡,一个欧阳世家的子弟忍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大呼一声拔腿便向大门跑去,豁尽全身的力气,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哼,找死!”上官棠见到这一幕,咧嘴冷笑,并指如刀,往虚空一划,一道小型碧绿色的光波斩向那逃跑之人的脑袋!

“这是什么,天啊!”见到这副光景,许多人勃然变色,心里升腾起一阵阵寒气,感到太不可思议了!

这些人,虽然是武者,但是始终不是修真者,何曾见过有人能够凭空击出能量,隔空杀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惊世手段?

同时,所有的人都为那个逃跑的人捏一把汗,眼看将要必死无疑了,只有一个人,一个手持黄金之剑的人始终冷眼看着上官棠的一举一动,不为所动。

就在那碧绿色的光波将要斩到那个世家子弟的脑袋时,一个淡淡冷漠的声音如同在每个人耳边响起:“勇道之二十三——隐隐壁!”

“啪”原本将要斩向那世家子弟的光波像是打到了什么无形的东西,发出一声脆响,而后消散。

“哦?又是你!”上官棠斜视瑞恩,眸子里冷光闪闪:“不过,你只不过是阻止了我用体面地手法结束他的生命罢了,你,救不了他!”

瑞恩闻言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

“就是他跑出这个大门将会死的比人头落地还惨一百倍的意思!”一个雄浑陌生的声音在大厅响彻,震得人耳朵生疼,显然,说话之人,实力也已经不可以常理度之!

话说完,人从天而降,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裂痕如同鬼爪向四周扩散,碎屑横飞,众人再抬头看去,只见公孙世家的大厅天花板多了一个大洞,显而易见,这个人直接从屋顶破屋而进,生猛的一塌糊涂!

这个人也是长的生猛的“一塌糊涂”,体型硕大,带着面纱,胸口敞开,一堆肥肉晃人眼球,毛发竖起,须发倒长,眼神凶悍,直如一个从远古奔踏而来的超级大野人,站在那里,就让人心中一阵凛然!

“不错,小兄弟,那人死的将会很惨哦,焚天之阵已然开启,除非杀了我们,否则就不可能有人从这里走出去哦。”

瑞恩瞳孔陡然一缩,背脊一凉,他感觉到,背后,有一个可怕的人正在盯着自己,而那可怕之人,正用戏谑的语气对他说着这番话,瑞恩略微向后一瞥:“是你?”

在瑞恩身后五步,一人白衣如雪,手持一把长剑,面上披着一层面纱,气度不凡,浑如一个一代宗师,让人看了就想膜拜。

“想要杀我们,你认为可能吗,大师兄?”有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旋即,上官棠身侧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身段修长,身材傲人,曲线曼妙,是一个十足的美女,不过,她,同样带着一层面纱,且,眼神冷得比冰刀还冷,还要锋利伤人。

“哼,这一回,我还要报之前一败之仇呢!”黑衣人站在那女人不远处,眼神怨毒的盯着瑞恩,恨不得要立刻的宰了瑞恩。

一个大野人,一个大美女,一个大师兄,一个黑衣人,一个上官棠,显而易见,这些人,就是天启计划的全部执行者了,瑞恩没有猜错,这次的天启计划,不知只有黑衣人与上官棠,真正的杀招,正是刚刚出现的那三个人!

这是一个人布局已久,将要颠覆三大世家的恐怖计划!

现在的情形似乎有些不妙,因为瑞恩感知到,刚刚新出现的那三个人,个个实力恐怖,全部都是至少上官棠级别的存在!

面对如此陡然变化的局面,公孙飞空展现了身为第一世家族长的不凡气度,这种情况下犹然能够保持镇定,开口对上官棠道:“你敢如此做,原来是请来了修真界的势力,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即使是修真界的人,胆敢在公孙世家面前如此放肆,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公孙族长,你太不了解这个时代了,自十年之前,我们便能够较为轻松的来到这里了,现在天谴的门阀可是高的很呐。”黑衣人冷笑道。

“你就不怕老祖?”公孙飞空道。

“师尊交给我们的焚天旗启动的焚天阵法,足以屏蔽这里的一切,一个时辰之内,绝对不会有来救你们,而一个时辰,足以办到很多事了。”

“你们布局如此,所图什么?”公孙飞空双眼眯起,不卑不亢。

“很简单,只要八强赛之人的项上人头。”黑衣人手指着一群世家子弟,残酷的说道。

“这有些强人所难,我是不可能会答应的。”公孙飞空声音低沉,神色严肃。

“原本就没有指望你会答应,所以只能如上官棠所言,将这里所有的人——斩尽杀绝!”黑衣人眼神冰寒,语气轻蔑,毫无心肠。

“嘿!”瑞恩冷笑一声五指张开,一道无形之气自他的手中发出,探向那个逃跑的世家子弟,那人眼见大门在即,喜出望外,突然感觉腰上一紧,像是被什么拽住了一般,身不由己的往后,心头一慌,手上一把之前紧握的剑脱手而出,飞向门外。

一个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顿时将那个人吓得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冷汗如雨而下!

就在刚刚,如不是瑞恩隔空抓住他,此刻,他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错,不是死亡,是消失,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那把剑,方才飞出门外,就被一团火焰包围住,只是一个刹那,一把由精铁打造,在火炉里经过铸剑大师七七四十九日打造方才铸就的宝剑,便已经消失不见,连灰也没有,这是何等恐怖的火焰,这又是一个何等恐怖的阵法!

“啊!”就是瑞恩见到这一幕,也是一阵不安,这个焚天之阵相当的可怕!

“你们也已经看到了,逃出这里,将会死的更为的悲惨,死的连渣都不剩,现在,还有人试着要逃出去吗,不怕死的,尽管试试。”黑衣人见到众人脸上惊愕恐惧的表情,说话也变得更为的张狂。

“好了,未免夜长梦多,先拿下我们第一个也是最为主要的目标,公孙秋雨。”大师兄罢了罢手,无奈的叹道。

“最好是不要徒增杀孽,能够不杀就不杀,这里有我做主,谁要是枉杀一个人······”大师兄又补充说道:“那个公孙秋雨便由我来会会,毕竟,我宗已经有数个长老死在了他的手中了,不得不由我亲自出马。”

说话间,大师兄已经迈开了步伐,仅仅只是一步,便已经错过了瑞恩,来到了一直沉默的公孙秋雨身前!

“这个速度?!”就是瑞恩,也不禁惊叹于这个大师兄几乎无法让人反应的极速。

“大师兄,就算是你,对付这个女人,也大意不得。”黑衣人提醒道。

“我自有分寸,相必你也是这样想的吧:‘就算是我,面对这个人,也大意不得。’,对吗,人界最强者,公孙秋雨小姐?”大师兄面上虽然有着一层面纱,但是非凡气度,却是不减丝毫,还多了一份神秘。

“哎,这又是何必呢?在我看来,挡住我的路的,永远只有一种人。”久久没有说话的公孙秋雨终于开口,还是冷然如故,不含情绪。

“哦,愿闻其详?”

公孙秋雨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死人!”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