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老爷子这病得慢慢调理。”林子归一见陈老爷,就让人搀着他起来走走。

“不,不行,我走着不得劲儿。”陈老爷天南海北做生意,哪里的话都能说上两句,他一着急,满嘴的北方口音。

“您就试试,慢慢走,您老躺着算什么?”林子归无奈,这老大爷越躺着越没精神,越没精神他还越爱躺着。他上前扶他,手搭上他脉搏,愣了愣,又按了按他胳膊,“老爷子之前吃了不少药吧?”

“是啊。”陈老爷轻声说,“总也不见好,还吃得多,脑子却越来越糊涂。”

“爱喝水?你看你这一身,都肿了。”还以为是胖呢。

“哎呀小林子,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记得当年你师父带着你来的时候你才那么点高,对了你师父呢?”

陈老爷感叹着叫小林子的时候,沈思刚好走了进来。听到自家师父这别致的称呼,他抿了抿嘴,原来师父也有年幼的时候。他看陈老爷胖成那样,不觉皱眉,凑近林子归的耳朵,打断陈老爷的问话,“师父,他这不是……胖吧?”

林子归挑眉,小徒弟医术有进步啊,这样就看出来了。“嗯,你扶着陈老爷慢慢走走,他躺太久了。”

沈思点头,一边扶着陈老爷一边替他把脉,感叹师父在医术方面真的很无私,什么都教给他,又什么都敢放手让他做。在人间生活这么长时间,他知道遇上这么个师父有多难得。

“老爷子平时吃得多,很容易饿吧?”沈思轻声问。

“可不是吗?”陈老爷有些不好意思,“你是小林子的徒弟啊?难怪跟他有些像。”

沈思愣住,跟师父像?他怎么没觉得?他回头看林子归,见他正翻着大夫们开的药方,旁边陈玉莲端坐着,亲自在那泡茶。大家小姐亲自给客人泡茶,这可不多见,可见陈家还是很开明的。

陈玉莲虽然端坐着泡茶,却时刻注意着自己的父亲,还有搀着父亲的年轻人。长得可真好看啊!她想,这医仙谷果然是神仙住的地方,出来的人个顶个的好看。虽然林子归已经很出色了,可是他的徒弟更加不得了,说话轻声细气的,也不知为什么,让她有种亲近之感。

如果他们能救自己的父亲,那自己做牛做马报答也是可以的。陈玉莲想入非非,泡好了茶,先端给林子归,“神医请喝茶。”

林子归皱着眉头不知看到了什么,“小思来开个药方吧。”

沈思欣喜,知道他家师父不过是说顺口了,就跟他们以往一起外出看病时一样,每当遇上疑难杂症,林子归都会让他先开药方,再就着他的药方改动一二。林子归话一出口也愣住了,然而已经不能反悔,叹了口气,过去搀陈老爷,“好好养养,问题不大,忌面食,忌房事,多吃些补肾气的,多走动走动,不要整天躺在床上。”

陈老爷很尴尬,林子归说忌面食,这问题不大,但是忌房事……他最近躺在床上确实力不从心,但他家大业大,家里几房小妾,外面还有包养,林子归这样说,是不是在间接提醒他,他以前房事太多了……

林子归懒得理他的小心思,沈思却憋着笑。这位陈老爷,房事频繁,还吃得好,都是些大补的东西,可有时身体虚了,便有虚不受补一说,反而让他身体更差,毛病更多。沈思小心开着方子,没有注意到陈玉莲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林子归可是看出来了,从自家徒弟一进屋,陈玉莲的眼睛就亮了,所以刚才才没有搭理她。又让自家徒弟坐过去,他皱了皱眉,这姑娘果然看上那小子了啊,这可麻烦了,最大的问题,沈思他不是人。

“师父,药方开好了。”沈思起身,搀着陈老爷继续缓慢行走,林子归接过药方,像是突然才想起来,“哎呀,陈小姐还泡了茶,真是抱歉,刚才想得入神,一时没注意。”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陈玉莲身上,她红着脸站起来福了福,“茶泡好了,请二位神医喝茶。”

“好。”林子归点头,却并未坐下,“我们和其他大夫诊治的一样,陈老爷这是消渴症。然消渴症也有不同,陈老爷的病症主要在肾上,小思的药方开得很好,以补肾气为主,平常喝点野山参的茶或是汤,吃些冬瓜丝瓜,慢慢调养。你这病急不得,最主要心情放开些。”

“是,多谢神医。”陈玉莲起身又是一拜。

陈老爷也点头,“听你这样说我放心多了,对了,怎么没看到你师父?好久没见了,当年你们肯来接生,老夫感念了十几年,如今玉莲也大了,该让她见见救命恩人了。”

林子归轻笑,“无妨,我代师父受这礼就行。师父去云游了,一时回不来,连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

陈老爷子又是一阵感叹,唯有沈思听出了林子归话里的深意,师父心里还是难过的,他不敢多嘴,“师父改好药方,我去抓药吧。”

“不敢劳烦神医,我让管家派人去就行。”陈玉莲忙接话。

“有些药需特别研制,去药房制药正好,还是我去吧。”沈思看了林子归一眼,一脸求表扬的表情。

林子归轻抿嘴角,他换的几种确实需要研制,药房也不是看不懂,但沈思却更能把握分寸,他能主动去,说明还是比较在意他这个师父的。妖本性桀骜,为了自己以后能逍遥自在,他必须要想办法驯化他。至于林木群,他记得以前师父说过,人的一生都是修行,遇到劫难,遇到欢喜,都是经历。也许这也是师父的劫难,而他终会找回师父,送他去他想去的地方。

沈思接过药方出门,陈玉莲左右看了看,“我,陪着神医去吧,这里他不熟。”

陈老爷忙点头,“照顾好神医。”

陈玉莲随着沈思离开,陈老爷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家闺女的背影,半晌叹了口气。

“放宽心,他们有他们的路要走,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陈老爷诧异地看了林子归一眼,这位倒是难得开明的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