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小诗!”李小年心疼抱着陈小诗。

“呵呵.”小诗冷笑出声,“这样做.得到的.不也是更大的失望.”

“小诗,想哭就哭出来。”李小年心疼地说。

“小年,我是不是很贱?”

“没有!你没有!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李小年双手捧着她的脸说。

“如果不贱.怎么分手了,还要.纠缠他.”再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小诗忍住要掉下的眼泪。

“小诗!你听我说。”

“嗯?”

“结束也许是下一段美好的开始!”

“嗯!”小诗吸了吸鼻。

“小诗!想哭就哭出来,我永远在你身边!”李小年将她的头搂在怀里,忍住也要掉下的眼泪。

刚开始,小诗只是默默地掉眼泪,逐渐地,小诗大声地哭了出来,开始诉说心里的苦:“我爱了他这么多年,他竟然要背叛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小诗!你都知道?”

“嗯!那天下班,我们说好一起吃晚餐的,但是他临时有事来不了,正好我有个应酬.”小诗擦了擦眼泪,接着说:“就在那天.那天.我在酒店遇见了他.”

“好了,小诗!我们不说了。”李小年将她眼角的泪水拭去。

“不.让我说出来吧,这件事情我憋了好久了.”小诗的眼泪再次顺着眼角流下来。

李小年不再说话,安静地听她诉说。

“那天.我正好进去,一个********,一看就是富家女挎着他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肩膀上往外走。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这样.离开了.”

“我以为.以为.我跟他说.说分手,他.他就会像以前一样跑到我面前,哄我.直到我.我原谅他。但是.但是.呜.呜.”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小年只能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如果可以,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替她承受。

好一会儿,小诗停止哭声,接着说:“我发了短信后.他立马把电话打了过来,我一看是他打来的.当时心里还特别的高兴.但是.还没等我说话,他就说.好!”

李小年不停地给她擦着眼泪。

“他.竟然说.好.好.”

“之后,我再给他发短信,打电话,他再也没有.没有回过.回过我.”小诗的心越来越痛,捂着心口眼泪一直往下掉。

“所以,你就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来见你?”李小年质责道。

“我也不想的,可.可是我实在是.想他了!”小诗痛苦地说出来,感觉自己都没有办法再呼吸了。

李小年捂着嘴,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两个人抱头痛哭了好久.好久.

“小年!你不是胳膊受伤了么?”小诗突然推开李小年,检查她的胳膊。

“昨天拆了,现在就是不能用力。”

“嗯,小年!我想出院。”

“好!我去办出院手续。”

李小年将小诗带回自己家里。

“小年,那天的男人是谁呀?”

“哪个?”李小年开始装傻。

“就是昨天视频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男音。”

“额.”李小年抚额,丫头记性怎么这么好,都昨天的事情了还有在想。

“说呀,是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啦.他是我老板。”

“老板?”

“嗯。”

就在这个时候,李小年家的门铃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李小年真心感谢这个人,让自己可以逃离质问,不然一会儿小诗肯定会说,我不相信,你打电话证明给我看。

但是.有时候就会那么倒霉催,越是想要澄清,越是浑浊。

“怎么是你?”李小年一开门,看见来人,惊讶地说。

“为什么不能是我?”左言冷冷地说,身要进去。

“你不能进来!”李小年赶紧挡住左言。

“为什么?难道.。”左言往里望了望。

李小年使劲关着门,正要关住的时候,“小年!你们在干嘛?”

李小年的力气一下全都没有了,左言很轻松的挤进来。

“你.是.”小诗看着这个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左言!”对于李小年的朋友,左言还是很礼貌的。

“哦!哦!对!你是左氏集团的总裁!”

“嗯。”

“小年?这.”小诗不解地看着李小年,小年怎么会和这么大的人物认识呢?而且貌似还很熟的样。

“他就是我们老板.”李小年喃喃道。

“哦买噶!”

李小年抚额,白了小诗一眼,就知道你会这样。

“那个.左总,我朋友见到你比较激动,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怎么会?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左言俯身在李小年耳旁低语。

声音虽然已经很小了,但是近距离地小诗还是听清了。

小诗一把捞过脸还在持续升温的小年到卧室开始严刑拷打。

“小年!你说,你和左言是什么关系?”

“我们没有任务的关系。真的!”李小年双手交叉摆动着,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真的?”小诗用怀疑地眼神看着她。

“真的!我保证!”李小年伸出两个手指对天发誓。

“好!姑且先信你一回。”

左言坐在沙发上像是主人一样,再他们两个进去后,坏坏地笑呈现在脸上。

“左总,你来是有什么事吗?”李小年越是表现的这么客气,这么疏离,左言越是不爽。

“以前我不是经常.”左言这句话还没说完,李小年就上前将左言的嘴捂住。生怕他在说出什么让小诗误会的话来。

“小年!”殊不知,小年的这个动作比左言的话更让小诗误会。

“小诗!我.真的没有骗你。”李小年像是触电似的弹开手,尴尬地澄清。

“额.我觉得我还是相信我自己比较好。”小诗拿起自己的手机,“咔嚓—”一声给她们两个拍了一张照片。

“小诗!”李小年哀怨看着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