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绑图片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咳咳,这暗流能量实在太强,即便有老师和几位长老多次出手稳固封印,泄露的能量也差点将我的防御巫术压碎。”一名中年男子双手拄膝,阵阵干咳后说道。

男子身穿纯黑色法袍,没有任何图案花纹,黑的完全,黑的彻底。丝丝能量粒子缠绕周身,显然是一名正式巫师。他正是海底闪烁的红点,通过冲进暗流漩涡来到了这片独立空间。

他身后除了与他身穿同样款式法袍的一男一女外,居然还有十数名少男少女,大多集中在十岁到二十岁之间。相比三名巫师的不适,他们的状况更糟,好些的东倒西歪、浑身无力,有几个年纪较小的更是晕眩过去倒地不起。

另外一名男子也是缓解适应了片刻后,才说道:“还好,起码没有碰到狂暴期,据说上一次的狂暴期老师和几位长老练手才压制下去,当时肆意的暗流能量可以轻易撕裂粉碎一级巫师。”说着他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好似口中的狂暴能量就在眼前。

甩了甩头,他又向身边的女子问道:“安娜,怎么样,这些小家伙没什么事吧,任务途中已经死了几个了,进来前的数额刚好,再出现问题可就真出事了。”

名叫安娜的年轻女巫师将外放巡查的精神力收回,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不好,有一个因为刚才的能量冲击,周身血液逆流冲击内脏,现在已经没救了。”

最前方男子闻言皱眉头紧皱,冲身后两人说道:“事到如今也只好等老师定夺了,我已经通过秘法印记联系了学长,老师和长老们有要是相商,学长已经派人过来接应我们了,在此之前照顾好剩下的人,不能再出现死亡了。”

两人点头赞同,纷纷施展恢复类巫术或拿出治疗型药剂,救治起情况比较危急的少年。

天空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黎明前的林间树屋更显寂静,一颗颗参天古树默默的伫立,几无人影的小路幽深蔓延,淡淡薄雾好似迷幻森林的浓雾入侵而来,在这将亮未亮之时占据着这片领地。

装备齐全的马龙在薄雾的掩盖下,穿梭于座座树屋之间,一身劲装背负善用的双手阔剑,屡建奇功的引导箭藏于背囊,锐利的魔化匕首别于腰间,未露狰狞的缠绕徽章佩戴胸前,魔石、巨龙吐息冥想书还有那面龙纹古镜一个不拉贴身而藏。

本计划半夜离开,以防止斯摩有所不义举动,但是回到树屋收拾行囊之时看到那副‘秘境’宝图,他还是心动了。以他的猜测地图上的标记地是秘境的可能性很低,但也绝对是块宝地,风险与收益并存,巫师之路哪能一帆风顺,与人争与物争与事争才是出路。

所以马龙选择在树屋冥想至黎明,既能保证足够的精神状态又能最大可能的规避斯摩的视线。不断的穿梭之间,他调出了自己的数据。

“卡尔·马龙,性别:男,身份:二级学徒、骑士,年龄:15,力量:3.5,敏捷:2.9,体质:4.7,精神力:3.8,法力值:3.6(3.6)上限依精神力水平而定。状态:良好”

“拥有道具:双手阔剑:精良质地纯物质金属剑、魔化匕首:武器型初级魔化物、引导箭:攻击型初级魔化物、缠绕徽章:控制型初级魔化物,未知道具:巨龙吐息冥想书(?),龙纹古镜(?)”

为了能够更加清晰了解自己的全部信息,马龙吩咐邮差加上目前他所拥有的装备,乍一看去,马龙小吃了一惊,短短5天的时间他不论是力量,敏捷,还是体质都提升了0.1,看来身体属性是得益于迷幻森林冒险的高强度锻炼,而的有所增幅。

与之相比,精神力并没有变化,毕竟即便有规律的早晚进行基础冥想法的冥想,5天时间也不会有太大变化,更何况这5天马龙很少有机会静下心来冥想。精神力的停滞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如果是进阶冥想法便会有所不同,虽然马龙手中没有进阶冥想法,不对要说进阶冥想法他还真有,还是顶级的进阶冥想法,然而,没有血脉的他对于巨龙吐息束手无策,一片空白让他谈何研习。但是得益于阿莫斯的资料,他对于进阶冥想法和大路货的基础冥想法的区别还是有所了解。

基础冥想法,大同小异,通过在脑海中刻画最基本的符文来锻炼精神力,但刻画成功的符文停留在意识海中不会产生任何作用。这些符文就好像文字的基础元素字母或者笔画,单一存在的它们毫无价值。

而进阶冥想法便是按照一定的术阵模型,将基础的符文进行拼凑,形成稳定的、能够自行运转的术阵。根据术阵模型的复杂程度,汇集能量元素的速度,以及锻炼精神力的效果等等因素的不同,分成了低,中,高和顶级四个档次的顶级冥想法。

其中的细化更是繁杂,有的侧重于精神力量的容纳,有的侧重于精神力速度的提升,有的侧重于质的改变,有的侧重于相应对元素粒子的吸引,而像巨龙吐息则侧重于对血脉之力的提升和辅助。

但不论侧重那一方面,不论等级高低,进阶冥想法的精神力锻炼效果是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的,当然如果静心冥想,效果会更加明显。有了进阶冥想法,那些三级学徒想要达到精神力10的最高界限将轻松许多,毕竟当突破5的精神力数值后,仅靠基础冥想法的积累,资质没有达到一二等的学徒也许一辈子也无法提升到10的极限,更别提去获取进阶术阵模型和各种珍贵的进阶药剂。

而东部群岛大部分的进阶冥想法都被巫师组织所掌控,或许少部分流传在一些小型的家族之内,但大都是针对性很强的冥想法,贴近于术士,更依靠血脉。不过好在他手里已经有了一枚环宇术阵的信物,虽然是个小组织,不过进阶冥想法还是会有的。

突然邮差的雷达警报声在意识海中响起,随后他也听到了稀稀拉拉的声音传来,虽然轻微但在这拂晓之时的宁静氛围映衬下格外的清晰,这让马龙骤然一惊,难道斯摩果然没有放弃,仍然派人在跟踪他?

他停下脚步,身体隐于树后,借着天际泛白的鱼肚微光向雷达中的光点方向看去。有些佝偻的身影缓缓出现,颤颤巍巍、左摇右摆好似没睡醒又好似喝高了的酒鬼,一步一挪的向一课古树走去。

随后走到树干下,双手在腰间一阵翻弄,哗哗啦啦的水流撞击声传来。马龙撤了撤嘴角,原来是个开闸放水的。撇了撇对方来时的方向,他没记错的话那里正是一家酒馆,难怪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方便,显然是喝到半夜的酒鬼。

马龙暗自好笑,自己的神经有些太过紧张了。刚要继续前行,看到对方防水完毕转过身后的那张老脸,马龙一愣,哟,这不是克里克收购点那个老头么。还以为他是年老体衰才在办公时间打瞌睡,原来是半夜酒吧玩宿醉啊。

说实话,马龙看见他下意识就想揍他一顿,虽然低的离谱的收购价是克里克家族定的,但天知道他有没有二次压低价格以得自利,就算没有,他看见对方那身克里克家族的衣袍就想揍他一顿。

咦?马龙眼珠一转,脑中灵光一闪,好似抓住了什么。心中自问“我刚才说了什么?打他一顿?不对,不是点,第二次压价获利?也不是,克里克家族衣袍。。。”他双眼骤然一亮,脸上露出的坏笑,看着脸颊酡红,双眼朦胧,已经有些不分东南西北的老头,好似看见令人垂涎的宝藏,悄无声息的向其摸去。

东方天际的鱼肚白渐渐扩大,当晨曦的触手已伸向正空占据半边天之时,亘古不变的耀日终于降临天际,宣示着白昼的再度统治。

艾文依然是身穿克里克家族法袍,极度自信的他显然不认为迷幻森林中的野兽能够给他造成什么麻烦,一件零阶初级法袍足以。他独自一人轻装上阵,在出口两旁克里克驻守人员恭敬的目光下,悠然的向南行去,给人的感觉好像不是去探寻冒险而是去郊游。

就在他走后不就,又走出一位独行侠,不同的是此人一身劲装,胸口和肘腕处佩戴相应的防护铠甲,后背行囊,宽大的兜帽遮住面容,典型的冒险者打扮,不言不语直奔南方森林而去。

林间树屋最靠近出口处的一间酒馆,斜趴在二楼窗口的加斯特可以将出口处的一切尽收眼底。当看到那名捂的严实的冒险者独自一人出现后,正在往嘴里灌酒的他猛然一顿,拿着银制酒壶的左手停在空中。“嘿嘿,你果然出现了了!”话音未落,他纵身一跃,跨过木窗直落在到地面,盯准那人的消失方向人如离箭般直窜而去。

看到这一幕,驻守在出口处的两名克里克成员面面相觑,算上今早天还未亮便出行的那位同样身穿克里克衣袍的陌生同僚,今天这一会居然罕见的有四人独自前往迷幻森林,这让他们满脑子莫名,难道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还是森林里的野兽都变得温顺了?

与此同时,距离夏尔岛遥远的海面上,一道红光破海而出,电掣星驰,一闪而逝,似流星般划破天空,留下一道炙艳的裂痕。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