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一天要我三次

娜拉的拳头狠狠砸在奥利弗耳边!

墙壁登时裂开,溅起的碎石擦过奥利弗脸庞,火辣辣的疼。

随着娜拉的拳头落下,奥利弗得救了般大喘口粗气,浑身松懈下来,背靠着墙缓缓软倒,就这么一会儿,冷汗浸湿他的后背。

奥利弗终究只是一名预备役骑士,何曾这般近距离面临过死亡。

“还成,就是心性有待磨炼。”少女的声音从头顶降下。

奥利弗抬头,看见娜拉向他伸出手:“也无需担心,到我麾下待久就好,在生死线上爬上几回,自然能克服这种恐惧本能……”

“当然前提是你能活到那时候……”娜拉的语气严肃,“我想你为了妹妹,也不会轻易就死吧。”

奥利弗闻言,没说话,只是握住她的手,支撑着自己站起。

娜拉满意地笑笑,接受自己的“扶持”,可就没那么容易反悔了,毕竟她这条贼船,可不是想上就上想下就下。

她说这番话,也是给奥利弗做心理铺设——她既然给出那么好的条件,奥利弗自然得有以命相搏的觉悟,所谓等价交换,这世间再公正不过的道理。

翌日,城外的森林入口。

例行的森林侦查,轮班到一班。

森林侦查是守备骑士的日常工作,对于预备役的他们,这也是训练任务的一部分。

不过往常,他们也只是走个形式,甚至人都到不齐。

而如今这新任教官接了手,显然不会让他们随意对付过去。

所有人整理好装备,跨上马匹,就听打头的娜拉说:“今天,我们要完成一次完整的侦查巡逻,森林外围的每片区域都要跑,必须要快,才能弥补我们人手的不足,大家辛苦些,都做好急行军的准备。”

听完她的话,众人一阵叫苦,这也太认真过头了吧。

就连那些正式的守备骑士都不会这样做。

虽说,这里地处圣教联邦和安第斯帝国的边界,两国又在开战,但他们根本不担心会有敌国军队趁隙攻入,因为森林就是最好的屏障,没有人能活着穿过森林!

至于那些危险的“东西”,也只活动在森林中心,不可能跑出来,这所谓的侦查巡逻,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多余的一项任务。

娜拉听着他们一阵哀叫,也不多说,挥挥手中的马鞭:“丑话说在前面,要是有人跟不上步伐,就提前回营地,等着受罚吧!”

说完,她重鞭抽下,如离弦之箭向林中疾驰而去。

剩下的人,也不敢怠慢,赶忙跟上,首当其冲就是奥利弗。

霎时间,泥土一阵飞扬,众人你追我赶,群马奔腾入林。

罗斯与自己的两名心腹落在后方,彼此意味深长地对视两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

这几日可给这女魔头折腾得半够呛,今天总算有机会找回场子。

管你什么来头,招惹了小爷,定要你脱层皮!顺带也教训教训那两个低贱的平民,希望你们运气够好,都能活下来吧。

罗斯眼底现出一抹狠色,他自信自己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没人能查到他头上。

……

一上午的疾驰下,果然已经有人坚持不住掉了队。

娜拉拉紧缰绳勒住马,朝后方年轻的骑士们挥手,示意下马休息。

所有人都坐到地上,抱着水壶狂饮,这半天下来,他们连喝水的空闲都没有。

有些人甚至把一天的水量一次性喝完,然后犹然未尽地舔舔唇,最终也只暗叹一声,把水壶扔回军用背包中。

尽管眼前就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但却没人去饮水,甚至都不敢靠近——水流是魇气汇集的地方,除非他们想死,才会喝溪水。

这是一片着了魔的森林,遍地都是高楼大厦的遗迹,青苔覆盖住那些楼宇的外表,一些稍矮些的建筑,更是直接被杂草树木掩藏,五十年前,这里还是一座繁华的人类都市。

半个世纪前,一块从“四骑士”分裂出的碎片坠入这里,以那块陨石碎片为中心,整座城市都处在那恶魔般的辐射魇气之下,植物开始疯长,动物不断魇化,人类从自己的领地里被驱逐出来……

至今,那块碎片还在向外散发辐射,好在笼罩区域也就这片森林。

森林中央的辐射最为强烈,他们也只敢在外围巡视,当然,不敢深入森林的原因,除却那致命的辐射,也因为魇化的魔物也为魇气吸引,徘徊在那里。

奥利弗从腐烂的树洞里,捡起一件样式奇怪的东西,外表有些被侵蚀,整体倒保存完好。

只见其尾部是长长的筒形,顶端则是一个凹下去的半球体,看起来是旧时代的人工制品。

奥利弗推推上面的开关,并没有什么反应,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用手拍了拍,那东西顶端陡然一亮。

奥利弗握在手中打量了一番,似乎是某种照明用具。

旧时代的人类技术真是不可思议,那么小巧的东西就能发出那么亮的光。

审判日带给人类文明的打击可谓沉重,令得人类的科技水平大大倒退,最起码现在就很难造出这种精巧的机器。

不仅如此,社会制度也在倒退,诸多庞大的帝国堂而皇之地建立起来。

就连他们的圣教联邦,虽然看起来是现代化的联邦制度,其实本质上也是宗教立国。

没办法,在那种文明濒临毁灭的时期,就是需要一些极端非常手段,才能将人类这个矛盾的群体集结起来共渡难关,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也总算是挺了过来。

当然,“四骑士”带来的不仅只有灾难,还带来了宇宙的“福音”——一种这颗星球上不存在的神奇元素。

它被人们称作“圣石”,这种元素能够改变自然物理规律,在此基础上,人们开发出了强大的炼金技术!

炼金技术将人们直接带入了“魔法时代”,它能实现众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同时,它也是致命的武力,于旧时代文明废墟之上建立起来的新势力,都需要这种技术壮大自己,无数支探险小队被派遣出去,冒着生命危险,去接近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陨石碎片,以图开采更多的“圣石”。

在狂热探索新技术未知领域的同时,旧时代那些曾先进一时的科技被遗弃,再无人问津,这才导致如今的世界。

娜拉招呼了一声,又要开始巡视,奥利弗将手中那凝结了旧时代人类智慧的东西丢开,转身上马……

日近傍晚,一天的侦查接近尾声,娜拉在马上取出水壶——她这水壶比一般的容量大出一倍不止,而且…里面装的不是水,而是酒。

这点奥利弗老早就发现了,他就跟在娜拉身后,酒气浓烈异常,他想不闻见都难。

这女孩活脱脱一个酒鬼,酒水都是从不离身。

娜拉边喝边调转马头,就要折返回营地,却猛然顿住了,她放下手中酒壶,面露迟疑地回望向森林深处。

“气氛有点不对。”

听着娜拉的话,奥利弗有些莫名,他什么也没感觉到。

“所有人听好,全速回营!”直觉告诉娜拉要有事发生,她不能拿这帮孩子开玩笑,“大家都注意身边左右的人,千万不能落下一人!”

可等她回头却愣住了,眼前除她,就只剩两个人,奥利弗和安比思。

“报告教官,只剩我们了。”奥利弗说。他心下有些无语——这不负责的教官一个劲带头猛冲,闲暇也是只知喝酒,从不关心他们,估计这时才发现。

娜拉目光扫过奥利弗二人身后,那里空无一人,下一刻她似是察觉到什么,眉头紧紧皱起。

——究竟是先前没跟上,全掉队了呢,还是有人在搞鬼?(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