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新郎给漂亮新娘验身

厚重的浓雾笼罩在红帆街的夜空,这是蒸汽高塔排出的废气,将星光遮蔽的一干二净。

就像恶魔赐予的诅咒一样,蒸汽为人们带来无尽动力的同时,也在腐蚀着这座城市的空气、水以及人们,从一百年前蒸汽机诞生的那一刻便开始了。

教会曾经拿着这一点大做文章,每天都有着一大堆牧师走上街头,声嘶力竭的呼喊,劝告民众这是来自恶魔的诅咒,要求人们忠于诸神,忠于教皇。

可惜,蒸汽机强大的威力显现的很快:资本家需要它来击败竞争对手,保持自己的生产优势;贫民需要它生产的廉价物资维持生计,找到工作。

事实证明,贫穷的威胁远远大于恶魔,蒸汽科技很快征服了整个王国,最后教会不得不修改说法,否则他必须承认王国沦陷在了恶魔的手中。

而今晚,那片被灰白笼罩的土地上,一匹快马在地上急速的飞驰,上面骑乘着一位穿着囚服的不速之客。

在快马身后,四、五匹骑着同样战马的骑士紧追不舍。

战马的速度如此之快,马蹄不断的敲击着地面,密集的像是一阵移动的步枪小队。幸好红帆街还没有多么繁华的夜市,否则这样的速度一定会引发更大的混乱和冲突。

红帆街警局的战马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驹,但骑士的骑术差距还是差距明显,身后的骑士们已经逐渐缩短了和目标之间的距离。

当然,那些骑术不精的骑手们也自然被逐渐甩开。

其中,就包括李奥。

“快,再快一点儿。”

李奥催促着胯下的母马,“加油,女孩,加油,你可以的。”

母马嘶鸣一声,但客观的事物不为所动,李奥被渐渐甩开。

“该死的,我追不上那些家伙。”

马背上,尽力的挥动马鞭,但依然被越落越远的李奥无奈的看着远去的骑队,怒骂了几句。

怎么办?那些警探们即使追上那个囚服男,也绝对没有办法阻止他。

必须想办法阻止那个男人。

魔法?不能指望,因为李奥缺乏施法的时间,以及空间。

大范围追踪敌人的法术往往强度等级都很高,若是在这里使用,必然引起教会的注意。

该怎么办?

李奥迅速的使用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今天白天他走过的一切路线浮现在他的脑袋里,汇聚成线。

城市的部分路线图在李奥的脑袋中呈现了出来。

不,还不够。

李奥不断的思考着,这副图还缺了一点点,缺了什么?

那个囚服男的目标是哪里?

海岛?港口?铁路?

无数的交线汇聚在一起,李奥不断的考虑着一切的可能性。

......

灰白的夜空下,追击还在继续。

“快停下,否则我们要开枪了!”

骑警们挥舞着自己的长枪,愤怒的大吼着。

“嘿嘿嘿。”

诡异的笑声轻柔的从囚服男的身上传来,微弱而清晰,让人身上发寒。

“我们说了,停下来。”

骑警还在大声的威胁着,没有第一时间开枪。

这些警探们还是没有转变过思路,他们面对的是炸了警局的亡命徒,而不是常年打交道的普通民众。

警探们的本质还是善,哪怕打上粗暴、凶恶的伪装色,也还是善。

当善遇到恶,最先受伤的一定是善。

几颗圆滚滚的小球被丢在了地上,咕噜咕噜的滚动着,反射出一丝丝独有的光芒,等待着骑士们的光临。

轰!

剧烈的爆炸声炸响彻了红帆街,火光如同冲天的红烟,映照起一大片亮光。

几名骑士冲上了天,在他们还未做好开枪的心理建设的时候,囚服男早已经毫无顾忌的下手了,而且时间拿捏的很准。

“嘿嘿嘿。”

恐怖的邪笑还在继续,但追逐已经变成了独行,囚服男瞬间解决了所有的猎手。

吸上一口呛人的硝烟,品尝着天空落下的滴滴鲜血,囚服男沉醉在胜利的喜悦中。

今夜,再无能够追上他的人。

砰!

战马从斜刺里冲出,侦探重新登场。

两匹快马如同疾行的列车,狠狠的撞在一起,然后接着惯性猛烈的冲了出去,砸在石墙上。

马匹发出最后一声哀鸣,剧烈的冲击基本要了马匹的命。

而两位骑士却不见了踪影。

咚!

银色的手杖在李奥手中,和一柄长剑似乎别无二致。它稳稳的和西长的西洋剑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沉闷的闷响。

操着长剑,囚服男的动作诡异而迅捷,西洋剑从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砍来,甚至出现了一些逆反关节的动作。

以人类的身体是绝对无法做到这种动作的,就算是特意训练过柔韧也不行。

李奥的反应非常快,银色的手杖再次挡住了西洋剑。

一层红色的气息从李奥的斗篷下升起,彷佛蒸汽一般,微微的缠绕在他身边。

两人的脸贴的非常近,李奥发现囚服男有着一对灰色的眸子,身上散发着微微的臭味。

“和我想得一样,你果然也是【那个】。”

灰色的眸子开始缩紧,囚服男的囚服鼓了起来,他的表情变得痛苦而狰狞,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中蠕动。

“为什么你会...和人类...混在一起?”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奥刚刚做出回答,下一秒,西洋剑如同起舞的幻影,分出了十余道剑影,仿佛蛇一样朝着李奥咬来。

砰!

银杖如同泰山一般挥下,如同石门一样隔断了蛇头。

“你还不拔剑?”

囚服男还在疯狂的进攻,他的表情从狰狞变得狂热,“你不拔剑,那就必死无疑!”

侦探的身影迅速的抖动,李奥将自己的速度催动到了极致,银色的手杖不断的和西洋剑对撞。

李奥的身手非常的棒,棒到足以急败安菲尔德全城的击剑冠军,但囚服男显然更胜一筹,长剑锋利的剑刃不断的在压迫着李奥,轻巧的西洋剑也比沉重的手杖更加适合长时间战斗。

更为关键的是,囚服男对于李奥的攻击似乎毫不在意,克制许多邪物的银器对其毫无作用,物理层面的重击更是如同击中了败革一般。

半刻钟的时间过去了,西洋剑分出了更多的幻影,更多的蛇,逼得李奥节节后退。

他没有撒谎,他确实能杀死我。

电光火石之间,李奥的脑袋中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

锵!

一声微微的低鸣,银色的手杖从握柄四分之一处断开,长剑脱去了厚重的外衣,闪着寒光的杖剑重见光...呃,黑夜。

“太好了,你终于...”

砰!

杖剑上蹿出一团火焰,寒光忽然变得发白。

“我想,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了。”

握着燃烧的杖剑,李奥的表情变得严肃,“我拔剑了,如你所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