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杂乱小说网

秦昭雪心里狠狠鄙视了长卫,罚当然要罚“长卫,本夫人今天罚你把王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都打扫一遍,不打扫完,不准吃饭”,长卫哀求的看自己的主,可是主却窝在夫人怀里享受,看都不看他一眼,好吧,认栽了!

..。【最新章节阅读】。

“小姐,你那么急干嘛?”莲儿打开门,秦昭雪就以飞一般的速冲进她的房间关好门,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那个,莲儿啊,别告诉那俩儿男人我在这儿,呼~~~我真是受不了了,真是过分,过分了”秦昭雪坐在床上就开始抱怨起来,莲儿却不以为然的笑笑“小姐,其实你挺幸福的,你看柳公那么爱你,又甘愿做小妾,那干脆娶了得了”。

秦昭雪恼火起来,怎么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让她娶小妾啊“莲儿,你这说什么胡话,本夫人只爱夫君一个,七卿只是个朋友罢了,以后我都将是夫君一个男人的女人,这种话以后别再说了,小心本夫人翻脸”。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过小姐,你跑那么快干嘛呀!圣君王和柳公又不是鬼,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不好说,总之就是——”秦昭雪连连摆手,好说吗?好说才怪呢,院里响起了俩男人的争吵声,秦昭雪开始四处找藏身之地,最终莲儿指着床脚说“小姐,哪儿”。秦昭雪看了一眼,想都没想直接钻进去了,前面刚钻进去,后面房门就被推开,先是圣君王的声音“莲儿,娘来过这儿吗?”。

莲儿点点头:“嗯,但是来了没一会儿就走了”。

柳七卿上前一步说:“那雪儿有没有告诉你她去哪儿了?”

“没有,小姐没说,奴婢也不知道小姐去哪儿了?”

“哦!好吧,那我们出去找”。

圣君王不满的声音又说“找找找,都是你的错,来了以后就不知发生多少事儿,现在好了,娘不愿意见我,你满意了,第一公?第一狐狸精还差不多”。

“本公还没你狐狸,房事时都能那么明目张胆的勾引雪儿,本公要是狐狸精,你就是狐狸精的始祖”。

“你别过分了,本君可是不会饶人的”。

柳七卿根本不害怕他,他们俩儿虽然实力有所差别,但是他现在可是有雪儿保护,怕他做什么?“呵呵!本公就不信你能杀了我,本公要是有一分一毫的损伤,你觉得雪儿会轻易原谅你吗?再说了,我已经放下身份,只是求做个妾而已,你那么斤斤计较做什么,又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只是想让雪儿宠幸一回,就一回而已,只要我坚持,我就不信唤不回雪儿的心”。

“不得不说你真是抓到了本君的弱点,宠幸你?你以为你是谁,别说一回,就是看你一眼,本君就不舒服一点,不管怎么样,娘现在是我的,将来也是我的,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坚持的话,那我们就走着瞧,如果你不是雪儿的朋友,不,应该是客人,本君早就将你碎尸万段了”圣君王冷冷的目光瞪着柳七卿。

柳七卿确实嘲笑他“终于漏出你的真面目了吧!在雪儿面前你也就这点儿本事,利用眼里博取同情心,本公也会,但是本公不屑用这样的方式”。

“本君任何时刻都是真的,对娘的任何一种都是真的,你信不信与本君何干,能容许你进入王府,已经很给你面了,你最好给本君安分点儿,想要夺回娘,你再等八年吧你”说完,狠狠一甩长袖,走出房间。

柳七卿跟着出去找秦昭雪去了,上都还能听见他们俩的叫骂声。

秦昭雪从床脚爬起来,舒了口气,莲儿走来问她“小姐,你要不要洗澡”她问这句的意思就是,秦昭雪现在灰蓬蓬的,灰尘的味道很难闻,秦昭雪点点头,莲儿就出去准备热水去了。

秦昭雪脱掉衣服,在浴桶里躺了一会儿,圣君王就从窗户飞进来,顺带着关紧门窗,秦昭雪趴在浴桶边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他走来坐在凳上,说“不仅知道你在这儿,还知道你一直都在莲儿的房间”。

“嘿嘿,我就说嘛!你肯定知道,那么近的距离怎么会感觉不出来,那你当时怎么不喊我出来啊?”。

他也跟着趴在浴桶边,看着她被水雾浸湿的脸庞,傻笑“当时说出来,柳七卿不也知道了吗?其实一进房间就知道你在哪儿了,我是故意引他出去,然后折回来,顺便看看美人出浴图”。

“你正经点儿,你还对七卿有意见啊!”秦昭雪好笑的看着他。

圣君王不满的嘟着嘴“意见,一直都有,意见还大了去了,他住进王府就是居心不轨,娘还让他来,给他点儿银,或者让他去相府啊,干嘛要住进来?”。

她抬手轻抚他的额头“夫君最近,醋劲儿越来越大了”。

“娘,要是时间久了,你会不会真的娶他做妾啊?”圣君王忧心忡忡的问。

秦昭雪又想笑,夫君现在说的话是越来越幼稚了,“那夫君希望我娶他吗?”。

“娘,要是喜欢他就娶呗,但是你只能洞房夜宠幸他一回,就只能是那一回,要是娘不喜欢他,那就让他走,其实我还是不希望娘有小妾的,就我们俩人一辈就好,嘿嘿!”。

她听着听着,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向他一点点儿靠近,轻轻吻上他的薄唇,他闭着眼睛静静感受,好一会儿,秦昭雪才放开,在他耳边暧昧的说“今晚夫君诱宠”说完,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后,站起身,爬出浴桶,站在他面前说“给我穿衣服”。

“哦!”他回应着去那衣服,一件件给她穿“当初娘也给我穿过衣服,好幸福”他喃喃的说着,似乎是在责怪她都不给他穿衣服了,秦昭雪渐渐的感觉自己对他的关心似乎少了很多呢!

“行了,别为这些小事儿这样那样的啦!”。

圣君王不依不饶“娘说是小事儿?这可是大事儿!”。

秦昭雪只能说,她的夫君,是个孩,是个幼稚鬼,更是个爱争风吃醋的大醋桶,同时还是个冷冰冰的杀手,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夫君呐!你怎么比我还爱计较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